当前位置:首页   >>律师文章   >>律师论法

张伟律师谈婚姻系列

【张伟律师谈婚姻法】短暂离婚后复婚再离婚 所涉财产及债务如何处理


【案情】

原告蒋某(男)与被告黎某(女)于1988年结婚,育有一女。2011年6月,蒋某与黎某协议离婚,离婚协议约定:女儿由黎某抚养;夫妻共有的一处房屋归黎某;共负债务15万元二人各承担一半。8月,为女儿成长考虑,双方决定复婚,并办理了结婚登记。2013年4月蒋某为缓和夫妻关系,与黎某签订协议约定原共同债务15万元不再各担一半,而是由蒋某全部承担。2013年5月,原房屋变更登记到黎某名下。同年11月,蒋某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并平均分割原共有的房屋,平均分担共同债务15万元。

[张伟律师论法]:

1.关于房屋的归属问题

夫妻离婚时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后,财产已由原来的共有状态转化为夫妻分别就其所分得的财产单独享有所有权。具体到本案,原房屋在离婚后已归黎某,相对于复婚时,是其个人婚前财产。《******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九条规定:“婚姻法第十八条规定为夫妻一方所有的财产,不因婚姻关系的延续而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可见复婚并不导致黎某的婚前财产即该处房屋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虽复婚时该房屋尚未作变更登记,但根据物权法第十五条“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合同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的规定,离婚协议房屋归黎某的约定,已自双方办理离婚登记时发生法律效力。即使未办理房屋变更登记,也不影响约定的效力。双方办理房屋变更登记虽发生在复婚期间,但此属双方履行之前离婚协议的后续行为,且蒋某与黎某一起办理该房屋变更登记,表明蒋某复婚后仍认可原离婚协议关于房屋归属的约定并进行实际履行。因此该房屋应属黎某的婚前个人财产无疑。

2.关于复婚后双方达成新的债务承担协议是否有效的问题

蒋某与黎某离婚时对共负债务15万元约定双方各承担一半,复婚后二人各自负担的债务并不转化为共同债务,复婚后二人又约定原共同债务由蒋某一个人承担,是双方对原债务承担作出新的约定,与之前离婚时作出的债务承担约定均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在所涉债务相同的情况下,仅对债务承担的份额重新约定,应视为对之前离婚协议达成的债务承担内容的变更,仍属原离婚协议的内容。此协议的效力无关是否公平的影响。《******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九条规定,“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者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由此可见,对于离婚财产分割协议及事后变更内容,法律更多考虑的是协议是否存有欺诈、胁迫等情形以致夫妻双方的意思自治不能实现,而非协议本身内容是否公平。夫妻间财产分割协议的作出,往往更多地基于双方共同生活所产生的感情因素,这种带伦理性的财产分割协议,只要不损害国家、社会或第三人利益,应属于夫妻双方意思自治的范围,应当认定有效。而协议内容是否对双方公平合理,则不应作为夫妻财产分割协议有效性的考量因素。故蒋某、黎某对15万元债务重新约定由蒋某承担是有效的。

 综上,蒋某要求平均分割原房屋及平均分担原共同债务15万元的诉讼请求因无事实与法律根据,应予驳回。



【张伟律师谈婚姻法】恋爱分手后婚约财产应返还


[案情]

李某与王某经人介绍相识,于2010年4月正式确定恋爱关系。恋爱期间王某承诺与李某结婚,并同意婚后不生育子女。后王某反悔,提出分手。李某诉至法院,要求王某返还其恋爱期间给付王某的物品及款项,包括:1.王某于2010年4月答应做其女朋友时,为王某购买的价值900余元的钻戒一枚,价值6000余元的耳饰一对,价值2800元的项链一条,作为二人定情信物;2.李某与王某母亲见面时,送给王某母亲的见面礼,价值12000元金手镯一个;3.王某过生日,要求其购买的价值24500元的欧米茄手表一块;4.王某要求李某出资20万元为她购置宝马车,并承诺在2011年春季结婚,李某给付王某现金20万元。

【张伟律师论法】

我国婚姻法明确规定:“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但对结婚前男方根据习俗给付女方财物的行为,既不禁止,也不提倡,对于可以认定为彩礼的财物,******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

本案李某以婚约财产纠纷为由起诉,要求返还财物。婚约财产纠纷指的是因解除之前订立的婚约而产生的财产纠纷。司法实践中,对于当事人在恋爱中给付的财产能否界定为婚约财产,作为彩礼判决返还,重点应从如下三个方面把握:

1.双方之间是否存在婚约

界定恋爱中给付财物的性质必须首先界定给付的动机,即是否基于婚约、双方是否有结婚的合意,还是仅仅系恋爱中男女朋友的相互交往。在实践中,法院审查双方之间是否存在婚约,主要应依据当地的风俗习惯,是否举行过订婚仪式、对方是否认可存在结婚的约定或合意、双方关系是否发展到谈婚论嫁的程度、是否购买赠送过订婚戒指、亲友或媒人、介绍人能否证明婚约存在等各方面,综合证据的情况来认定。本案中的王某认可双方已谈婚论嫁。因此,李某与王某之前是存在婚约的。

2.财物是否以结婚为目的而给付

认定给付的财物是彩礼还是普通的礼物,应主要考量两方面。首先是给付财物的动机:彩礼是为了双方缔结婚姻的目的而给付,是依附于婚约的,赠与礼物则不然。给付彩礼依据的是民间习俗,赠与礼物则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其次,具体还应结合财物的价值、特性来认定。如在订婚仪式上给付的礼金、贵重首饰、“过门礼”,为结婚给付的车辆、房产等价值较大的财物,应认定为以结婚为目的给付的彩礼。比如,本案中李某给付王某的购车款20万元,应为以结婚为目的给付的金钱。而李某送给王某的生日礼物、确定恋爱关系的定情信物等物品,并非基于婚约给付的,故不应认定为彩礼,应视为赠与的财物,不需要返还。

3.接受财物的不仅是婚约当事人,也可能是其父母或长辈亲属。

若财物以缔结婚姻为目的而给付,则不论接受人是谁,均应认定为婚约财产,应予返还。如若其接受了赠礼,但该赠礼不是为缔结婚姻目的给付的,则不应认定为彩礼,不需返还。本案中,李某送给王某母亲的金手镯,明确是见面礼,并非彩礼,故李某要求返还金手镯的请求不能支持。

 此外,现实中有些当事人以对方提出解除婚约进行抗辩,拒绝返还财物。根据法律规定,确定彩礼是否应返还,不考虑是谁的过错导致婚约解除,因此,只要双方婚约解除,给付的彩礼就需要返还,负有返还义务一方这种抗辩无法成立。

 综上,李某给付王某购车的20万元为婚约财产,应当返还;其他财产不属于婚约财产,李某要求返还的请求不能支持。



【张伟律师谈婚姻法】恋爱购房登记为共有 分手后如何分割



【案情】

原告严某与被告康某原系恋人关系,2005年5月30日康某向公司借款20万元用于支付购房首付款,购买了浙江湖州市某小区房屋一套。2006年8月21日,该房取得房屋所有权证,登记为原被告共有,各占50%份额。2006年10月,双方因故发生争吵,导致感情破裂,终止了恋爱关系,严某并从双方共同工作公司离职。原被告分手后一直未对讼争房产进行处理,购房贷款及购房首付借款均由康某一人偿还。2007年10月18日康某结婚,并一直居住在讼争房产中。2010年6月10日,房屋项下贷款全部还清。严某诉至法院,要求对该房产进行分割,康某认为该房产应系其一人所有。经司法评估,本案讼争房产估价时价值945946元。

[张伟律师论法]

******,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按照物权法规定,不动产物权的变动是以不动产物权登记生效主义为原则,即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移和消灭都应当进行依法登记,登记后才能产生法律效力,未经依法登记的不产生法律效力。虽然物权法中未将物权行为无因性作为物权的基本原则,但在物权权属登记未被依法撤销、变更前物权仍应以权属证书上载明的内容为准。本案中,原、被告将房屋产权登记为各50%按份共有,虽然***终未结婚,但双方未对讼争房屋进行处理,被告也未通过任何法律程序对原有的产权登记进行撤销,故房屋产权登记仍然有效。

第二,虽然讼争房屋的所有购房款及房屋贷款都由康某一人出资,但物权法******百零四条规定“按份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享有的份额,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出资额确定;不能确定出资额的,视为等额享有”。根据此条规定,按份共有人份额的确定,首先要看按份共有人之间有无这方面的约定,如果双方已对共有份额进行约定,就应按照约定来确定。如双方对共有份额没有约定,才以共有人的出资额来确定其所占份额。本案中,双方在办理房产证时签订了一份所有权份额划分证明,明确双方对讼争房产各占50%的份额。故在分割房产时应按照双方约定的内容履行,即严某与康某对讼争房产各占50%的份额。

第三,物权法******百零二条的规定:“因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产生的债权债务,在对外关系上,共有人享有连带债权、承担连带债务,但法律另有规定或者第三人知道共有人不具有连带债权债务关系的除外;在共有人内部关系上,除共有人另有约定外,按份共有人按照份额享有债权、承担债务,共同共有人共同享有债务、承担债务。偿还债务超过自己应当承担份额的按份共有人,有权向其他共有人追偿。”本案讼争房产项下的贷款应认为是该不动产产生的债务,双方对债务未作约定,应按共有份额承担债务。被告康某归还了全部贷款,其偿还的债务超过自己应当承担份额。在此情形下,被告康某可就超出部分向原告严某追偿,要求严某归还相应份额的债务。



大连张伟律师  电话:15841157825  备案号:辽ICP备15018615号-1  技术支持:大连龙采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辽ICP备15018615号-1